• 請輸入關鍵字
    Menu
    專家觀點

    專訪亞洲硅業王體虎: “起”與“落”顯英雄本色,技術自主創新為不二法門

    2020/08/25


    自然界的食物鏈有頂端和底端之分,但產業鏈的上下游卻沒有高低貴賤之別。對于光伏行業而言,這是一個“兄弟齊心、其利斷金”的良性閉環,立足市場、協同發展才是實現光伏發電全面平價上網甚至替代傳統能源目標的關鍵所在。作為整個產業鏈中能夠觸發“蝴蝶效應”的起點,十幾年來,多晶硅環節可謂是經歷了過山車式的發展軌跡,有過15美元/公斤的低谷期,也有過400+美元/公斤的高光時刻。見證過這個脈沖式發展曲線的歷史,挺過“起”“落”間的坎坷與殘酷,一家企業會迸發出更旺盛的生命力,一個企業家會燃燒起更昂揚的斗志。

    亞洲硅業,這個用14年時間書寫“自主創新”華章的多晶硅代表企業,在行業漲價風潮的當前時刻,不忘初心,立足市場,堅持自主創新,勇擔社會責任,“保持了價格理性,沒有跟隨輿論報價起舞?!蓖躞w虎,這位58歲依然“志在千里”的多晶硅追夢人,如是說:“我們這個綠色能源行業任重道遠,需要不斷通過技術進步和規模效應來降低成本。需要把各環節之間的供需失衡降低、按照市場需求分析預測理性擴產,才能保證整個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span>

    如下是采訪實錄。

    背景:近期,新疆的多晶硅工廠火災事故再次將大家的目光聚焦到多晶硅的生產安全問題上,可以說,國內外多晶硅工廠失火現象并不少見。作為重資產、高風險項目,多晶硅生產在安全、環保、消防等方面都有著嚴格的監管與控制要求,其一舉一動對整個光伏產業鏈有著“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影響。新疆地區硅料廠集中,加之氣候干燥,使多晶硅產業面臨著時刻存在的重大安全隱患,猶如在“刀尖上舞蹈”。

    問題1多晶硅企業如何保障生產過程中的安全管理?

    王體虎:光伏產業是造福人類的偉大事業。為了改善全球能源結構、實現綠色能源供應,整個光伏產業鏈都應該以最小的資源占用、環境影響和能源消耗去制造光伏發電產品。多晶硅是所有光伏產業鏈中資金投入高、安全風險大、技術要求嚴的環節,其生產本質上屬于化工制造過程,既需要抓好日常的職業安全工作,更重要的是要嚴密做好工藝過程安全管理。后者一旦失手,往往對人員的危害范圍和裝置設備的破壞性都較大,還可能引發范圍較大的環境事故。多晶硅企業需要時刻把安全生產放在第一位,切實遵守國家和地方的安全生產法律、法規及行業規范、標準,以人為本,防止三違,確保生命和財產安全。

    問題2:您認為老舊產線可以采取哪些措施,以最大化保障產線安全?在消防和環保等公共環境層面上,多晶硅企業應當如何踐行自己需承擔的社會責任?

    王體虎:由于我國的現代化多晶硅生產歷程短,至今不過15年左右的歷史,雖然在生產規模、工藝技術上實現了可喜的跨越式發展,但在工藝過程安全管理方面仍有不足。即便是國外某些老牌多晶硅企業,他們的擴產項目近幾年也陸續出現安全生產事故,同樣面臨安全生產的挑戰。國內數年前建成投產的生產裝置,由于當時技術水平所限,今天看來,已經屬于老舊,除了對牽涉工藝物料的管道、閥門、安全附件、機泵、壓力容器等特種設備需要進行徹底檢維修,更重要的是需對老舊生產線的設計進行審查,重點部位配備安全連鎖系統(SIS)。

    下一步,希望多晶硅企業之間能夠建立起一個比較強勁的安全生產聯盟,對多晶硅生產中出現的安全事件/事故信息打破壁壘、充分共享,互相吸取經驗教訓,真正在包括消防和環保的大安全層面上履行好自己的社會責任。

    背景:中國多晶硅企業的產品質量不斷提升,已經能夠提供單晶硅片生產所用硅料,并開始逐漸取代進口,成本上比國外老牌多晶硅廠低25%以上,具有很大優勢,給國產多晶硅料提供了重要支撐。然而,2019年至2020年上半年,全球多晶硅價格一直處在低位下行通道,大多數多晶硅企業或集團公司的多晶硅板塊微利運行或出現虧損,部分企業開始退出。近期部分多晶硅企業出現了安全事故,導致多晶硅料出現價格上漲的趨勢。

    問題3:請問王總,您認為近期的硅料價格上漲會持續多長時間?多晶硅價格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將會保持在多少價位?

    王體虎:可以說全球從事多晶硅行業的眾多同行們,十多年來備受艱辛,尤其我國數十家已經關停的多晶硅企業成為犧牲者,但都為光伏發電邁入發電側平價上網時代建立了不朽功勛。7月下旬以來,由于市場需求隨著全國疫情趨穩而恢復和新疆多晶硅供應受局部疫情和安全事故影響,多晶硅價格快速上漲,造成了終端應用市場的不安。

    我沒法準確預測價格走勢,但個人認為這是短期過度反應,對整個光伏產業健康可持續發展不利。一旦新疆多晶硅企業恢復正常生產和供應,價格應該會逐步回落到今年一季度水平。明年下半年起,將陸續有10萬噸以上的新增多晶硅產能投產,長期保障光伏產業的平價上網不成問題。我們認為比較合理的中期(6-9個月)多晶硅市場價格是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一季度的平均價格,那是在531新政后整個產業鏈面對平價上網的挑戰做出的新的價格平衡。2020年二季度的異常超低價主要是國外疫情和國內需求尚未釋放疊加導致的,造成整個多晶硅行業大面積虧損,對光伏產業的安全、可持續發展產生了危害。

    問題4:此輪價格的上漲,對部分即將停產或已停產的產線,是否會有復產的幫助?此次價格的波動,疊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對國內多晶硅進口將有什么影響?

    王體虎:此輪價格上漲,當然對本來即將停產的多晶硅企業是個福音,但可能對已經停產的企業幫助并不大,因為漲價周期不可能太久。在目前短期國內多晶硅供應偏緊的情況下,價格恢復至國外多晶硅可以復產以增加供應,但價格重新跌至一季度水平后進口會再受抑制。

    問題5:縱觀整個光伏產業鏈,您認為各環節應該如何協同發展、相互支撐,進而保障整個行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王體虎:光伏產業鏈各環節如何協同發展、相互支撐,進而保障整個行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是擺在整個行業面前的課題。光伏從業者都明白,我們這個綠色能源行業任重道遠,需要不斷通過技術進步和規模效應來降低成本。目前的硅料價格上漲是對二季度反常低價的過度修復,希望在供應恢復后價格也回復到去年下半年至今年一季度的相對正常水平。環節內企業間適度的合理競爭有利于技術進步和該環節成本下降,在替代性技術出現時通過技術創新增強自身核心競爭力,但同質化競爭也并不是貶義詞。

    光伏發展的歷史已經證明,在沒有替代性技術出現時,細分技術進步下的同質化競爭不失為降低成本的有效辦法。光伏發電全面實現平價上網甚至替代傳統能源是光伏行業的共同目標,把各環節之間的供需失衡降低、按照市場需求分析預測理性擴產,可以保證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

    近日光伏圈對多晶硅漲價議論紛紛,但亞洲硅業保持了價格理性,沒有跟隨輿論報價起舞。其實,眼下整個產業鏈的價格上漲并不能完全歸罪于多晶硅料價格上漲。按照名義耗硅量3g/W,85/kg60/kg的硅料價格漲幅,按功率折算不過是0.075/W;而電池片價格卻漲了0.17/W,看來終端需求才真正催動了電池環節額外漲價。

    背景:2019年,在外部需求增加和產品內生競爭力提升的雙重作用下,我國單晶硅片市場占比首次過半,占比約65%,單多晶硅片比例發生結構性扭轉。2020年上半年,單晶硅片產量占比繼續提高,達到80%;同時,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上半年單晶組件的出貨占比也超過65%,單晶硅片及其產品在市場上的主流地位已完全形成,加之多晶硅片用料比例的持續下降,給多晶硅廠家提出了極大的挑戰。

    問題6:在國外大牌多晶硅企業(如REC等)多晶硅產量大幅減少、國內市場需求不振以及單晶價格不斷下降的三重壓力下,您認為多晶硅企業該如何尋求自身盈利平衡點?單晶硅片的市場占比快速提升,對多晶硅料的品質要求也越來越高,國內多晶硅企業的新老產線將如何在“廝殺戰”中突出重圍?

    王體虎:目前,有一些所謂的一、二、三線多晶硅企業的劃分說法見諸媒體,在我們看來,這是不嚴謹的。按產品質量和較為準確的成本來劃分才更有意義?,F在部分行業分析師和自媒體經常以生產規模和個人簡單測算的或過時的成本數字進行歸類,互相引用,以訛傳訛,容易誤導投資者。

    在單晶用料數量和價格都遠超鑄錠多晶的當下,多晶硅企業必須滿足市場對單晶用高品質硅料的需求才能發揮效益,基本上必須使自己多晶硅產品的單晶用料比例,或者說良品率,達到90%以上,才能有生存空間。

    問題7:多晶硅的成本在未來是否還有進一步下降空間?

    王體虎:未來多晶硅成本下降的空間還有,但不大。各家的成本統計口徑不同,并不具有直接可比性,尤其在安全生產的人力和硬件投入上還會增大,光伏系統下一步應該要靠中下游環節的技術進步和非光伏技術部分的政策支持來降低成本。

    背景:近兩年多晶硅新增建設項目主要集中在中國,而中國新增產能集中在能源價格相對低廉的新疆、內蒙和四川等地。據協會統計,在2020年,多晶硅生產規模排名靠前的頭部企業中,或明確擴產計劃,或有擴產意向,只有亞洲硅業沒有公布擴產意向,仍保持年產能2萬噸。

    問題8:請問王總,如何看待多晶硅行業的擴產問題?亞洲硅業不擴產的背后有什么樣的考慮?

    王體虎:各企業都有自身的發展規劃考慮,在市場需求、資金、人才有保障的前提下多晶硅擴產是順理成章的。上一輪擴產過于集中,出于產能集中釋放的擔憂,亞洲硅業沒有參與。

    目前隨著平價上網時代的到來,市場需求會有增長,我們將在現有產能20,000/年基礎上本季度開工建設新增30,000/年多晶硅項目,采用自我研發的新型節能降耗技術和工藝,在產品質量上完全實現電子級規格。

    背景:當前,多晶硅的主流生產工藝是三氯氫硅法(改良西門子法),在技術持續提升的助推下,投資、生產成本、生產能耗和物耗等仍處在下行通道中。同時,硅烷流化床法(FBR)的顆粒硅生產也趨于穩定,在未來的硅烷流化床粒裝多晶硅市場份額有望繼續增加;另外,多晶硅企業普遍采用36對和40對棒加壓還原爐生產線。然而,早在2015年,亞洲硅業就建成了國際上首條全部由48對棒還原爐構成的萬噸級單體生產線,實現了多晶硅的低消耗生產。

    問題9:您認為多晶硅企業應該如何做好自身技術創新與產品質量保證?60對、72對棒還原爐何時會成為主流?目前存在什么樣的技術瓶頸待突破和解決?

    王體虎:目前多晶硅企業普遍采用的是36對和40對棒加壓還原爐,少部分企業采用48對棒,60對和72對棒均處于試驗階段。隨著爐型加大,爐內容易產生硅塵、接地等工藝問題,電耗還有可能不降反升。亞洲硅業率先在完整生產線上全部采用自我研發的48對棒還原爐,實現了低電耗、高余熱利用率、高致密料比例的良好效果。由于還原電耗占據多晶硅生產成本的很大部分,各企業都把核心研發力量投入在還原工藝優化上,進一步降低電耗,同時提升單晶用致密料比例,而通常,這是一對不可調和的矛盾。

    硅烷流化床法(FBR)顆粒硅技術取得了一些進步,國內已經實現量產,可能還需要突破一些技術瓶頸。亞洲硅業也在中試線上實現了用二氯二氫硅生產無硅塵的顆粒硅。顆粒硅技術的共性問題是耗材成本部分抵消了能源成本節約、產品質量原則上較難達到棒狀體沉積的西門子法多晶硅、氣體夾雜導致熔硅時濺料。我們將加大研發投入,爭取逐步解決這些問題。

    背景:亞洲硅業不僅擁有多晶硅年產能2萬噸,還擁有光纖級四氯化硅年產能9000噸,技術水平達到國際領先。同時,建成了西北五省首個半導體ICPMS超凈實驗室并且擁有多晶硅行業最高水平的模擬仿真計算中心??梢钥闯?,亞洲硅業一直在真真正正的踐行自主科技創新。2019年,我國有7家多晶硅企業進入世界前十位,這與中國多晶硅企業的技術創新是密不可分的。

    問題10:請問王總,您認為未來的多晶硅產業是否會延續以往的向中國集中趨勢?對未來有什么樣的期許與展望?

    王體虎未來多晶硅產業繼續向中國集中是毫無疑問的。國內多晶硅企業的主要優勢在于建設成本和人力成本低,能源成本相較德國、日本、韓國低,但比美國高。國產多晶硅在品質上正逐步趕上世界一流水平,仍需繼續努力實現超越,但不存在重大障礙,需要的是耐心和積累?,F在用于高效太陽電池用p型單晶和超高效太陽電池用n型單晶都是多次重復加料拉晶,為防止碳、重金屬等分凝系數小的雜質元素在最后一根單晶尾部的過度升高,對多晶硅原料的要求甚至高于半導體用多晶硅。

    問題11:亞洲硅業在保持光伏用多晶硅領域的生產規模外,是否考慮擴展業務領域(如半導體硅料)?在光伏產業的電池、組件制造端以及光伏電站投資領域將會如何發力拓展業務?

    王體虎:亞洲硅業通過不懈努力,率先在國內通過客戶對n型單晶用多晶硅料的嚴格認證,在國內最早進行批量供貨。論市場規模,光伏用多晶硅比半導體用多晶硅在全球大了一個數量級、在國內大了兩個數量級,我們主要的目標客戶還是光伏市場。目前僅開始半導體用多晶硅和硅基半導體特種氣體的客戶認證工作,這將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以期在國內半導體產業蓬勃發展后保證高品質硅基材料供應。亞洲硅業會聚焦多晶硅主業,沒有進入電池和組件的業務規劃。

    有人說,光伏行業熱鬧、活躍、不甘于平凡。身處這個“一覺醒來就可能見證歷史”的領域,要想在某一環節始終擁有一定分量的話語權,既要有與時俱進、順勢而為的“識時務者”覺悟,也要有堅持初心、不盲目跟風的清醒頭腦。亞洲硅業一直專注深耕多晶硅主業,瞄準光伏市場,并將繼續在夯實現有業務的基礎上,堅持自主創新,耐心積累,努力實現超越。未來,“全球多晶硅看中國”將是大勢所趨,而在中國多晶硅企業的第一梯隊中,亞洲硅業一定會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友情鏈接 

    XXXX娇小10另类_国产寡妇偷人在线观看_2366zz宅宅最新免费_ass朝鲜妇毛pic